11.20.2010

生活散記

alt

日子一忙,很多事情就會開始偷懶,像是更新blog的內容,有很多想寫的,都是草稿沒寫幾行就結束。

趁著周末,到碧湖公園坐坐,望著湖面微風輕拂,只呆了一刻鐘,卻好像過了許久,老祖宗沒騙人,人是自然的一部份,看山望水,可以令人放空。

忙是因為工作,工作是生活的一部份,也因此要來探索工作的本質。
選了艾倫.狄波頓的《工作!工作!:影響我們生命的重要風景》在湖邊的閱覽室消磨時間。

工作不論我們的科技多麼強大、企業多麼複雜,現代職場最值得注意的特徵,終究可能是種內在特質,存在於人類心態的一種層面裡:亦即一項普遍信念,認為工作應當為人帶來快樂。工作向來是所有社會的核心要素,但我們的社會卻首度認為工作可以不只是懲罰或者悔過的手段。

我們的社會首度提出這項暗示:個人就算沒有財務上的需求,也還是應當尋求工作。現代人認為個人選擇的職業代表了個人的身分認同,以致我們初識陌生人所問的第一個問題,通常不是對方來自何處,也不是對方的父母是誰,而是對方從事什麼工作。這種行為背後的假設,乃是認為有意義的人生必得經由有償的工作才能達成。

這種觀念並非自古以來就存在。西元前四世紀,亞里斯多德定義了一種從此延續了兩千多年的態度。他指出,滿足與有償職位之間有著結構上的不相容性。在亞里斯多德眼中,財務需求使人處於和奴隸及動物同等的地位口因此,雙手的勞動與頭腦的商業面向一樣,都會導致心理的扭曲墮落。唯有私人收入與閒暇的生活,才可讓公民有充分的機會能夠享受音樂與哲學所帶來的高等樂趣。

早期的基督教為亞里斯多德的概念增添了一項更為黑暗的信條,認為工作的辛勞是一種適切而且不可改變的贖罪手段,可用於抵償亞當的犯行。

……書的內容敘述雖然有趣,但越看越是頭疼,改看另一本:

to

《東京見便錄: 窺看廁所大小事》

本書由「亞洲廁所評論家」齊藤政喜,與擅長透過畫筆,將所見所聞畫成報導的插畫家內澤旬子攜手合作,帶領讀者從明治、昭和到平成,從「入口」到「出口」,一窺東京的排泄文化現場!

■ 密襲!『活』古代農家民宅的掏糞式廁所;江戶時代水戶黃門使用的消音小便盆;明治時期外國人使用的砂式便盆(跟貓一樣?)。
■ 禁止男性站著小便的世界!?讓女性站著小便的馬桶!?
■ 使用築地市場的廁所前,請先把腳洗乾淨?
■ 屎尿在冬天會凍結凝固的廁所?
■ 小便斗就像是打了聚光燈的舞臺?經過會撞見他人泌尿器官的廁所。
■ 松下電工為研發革命性商品,大費周章製造出一款能忠實重現上大號狀況的「模擬便便機」……

老實說,真的是不了解為什麼有人可以無聊到寫這樣的書,不過,會去看這樣子的書的我,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這本跟妹尾河童的《廁所大不同》 比較,畫風跟內容差異頗大,除了能拿來聊天打屁,我完全不曉得我為什麼會選這樣的書來看。


詠春也練一年了,還要找時間來寫心得感想。

想起昨晚練拳,好不容易開始雙黐了,發現有些學弟進步頗快,想想自己瞎練一年,巴巴初學的還可以,但要到收放自如還是有所欠缺。

比起別人,自己真是不夠認真啊!!


1

最近在職場又被稱為大師,說實在的,這樣的稱呼總會讓我汗顏,明明自認是個跑江湖賣藥的,為什麼會被人捧為大師呢?

我想這應該是我德行不夠的緣故吧!

被人稱作大師,人家就會對你有所期待,自己相對背負著處理掉別人問題的責任,心生壓力;讓我想起功夫中的場景:「大什麼哥!你有沒有公德心啊?」

讓我也想說:「大什麼師!你有沒有公德心啊?」 (笑~)

強中自有強中手,一山還有一山高。
別再叫我大師了,我前面的路還遠著呢!!

1 則留言:

metavige 提到...

在很多人的眼裡,您的確是大師阿,呵呵~~
就算是江湖賣膏藥的,也必須要有一點本事才能在江湖中行走,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