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2010

那一段 圖書館的日子

 
休息了好長一段時間,重新回到職場,但世界依然沒有改變什麼.

這幾個月,除了家裡,待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圖書館了.

常去,遇到的館友也就那幾位,不過大家都沒有固定的習慣座位;只是為了坐有插座的位置,我的區域算是比較固定的.

不知怎麼的,從很年輕時,在圖書館裏總是會讓我有安定的感覺,彷彿受到什麼庇蔭似的,我就是容易在這個地方找到所謂的存在性.

越待在這兒,就越發現自己的無知.

我汲汲地吸取各式各樣的養分,歷史、小說、管理、商業、程式、拍照、設計、畫畫、拳法、哲學……

東野圭吾、九把刀、月關,他們的小說讓我打發時間.

大前研一、細谷功、Dan Roam,教我思考的技術.

南懷瑾、Eckhart Tolle、Ihaleakala Hew Len,使我不斷觀照內在.

很享受這樣的生活,如果能繼續這樣過下去有多好.

不過,紅塵有紅塵應盡的責任與義務.

取之於社會還之於社會,我跟新工作的夥伴這麼說.

不管怎樣,所謂的社會資源這樣的東西,把我培養成現在的我;這一路上遇到的同事、客戶、專案、公司,使我擁有比一般人更多更豐富的專業經驗,如果不把所學到的東西,回饋給社會,那豈不是糟蹋了這些歲月血汗.

不知不覺我也到了一個年紀,大部分新同事稱呼我時,後面都加個””字,該是要像以前的前輩教導我的那樣,把東西繼續傳承下去了.


工作是生活必要的重心之一,天保佑,我選擇的工作是有興趣的.

上工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