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010

Hi,life … murmur

puzzle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那天跟朋友聚完會,才驚覺再過幾年就要進入不惑之年。

而我的疑惑卻越來越大,發現人生的地圖還有好大一片空白。

腦子的螺絲鬆了,完全鬆了。

只好等待什麼來到。每次都這樣。一籌莫展的時候,沒有必要慌張地蠢動。

安靜等的話,就會發生什麼。就有什麼會來到。一直定睛注意等著看在微亮中有什麼開始移動就好了。從經驗中我學到了這個。

什麼時候那一定會動。如果那是必要的東西的話,那一定會動。
好,我慢慢等吧。


 
美人魚歌聲揚起。

今天遇到阿鳳了。

她穿著士林那帶買來的高領栗色棉T,露出在HiLife短式制服外面的木棉花色長袖,有什麼勾動了。

那好像是很久以前下雨的聲音/ 風的氣味。

她跟我說話。

阿鳳:「買兩罐有打折喔!要不要多帶一件?」
我:「好!」
阿鳳:「你要全繳嗎還是…?」
我:「全繳。」

淺淺的微笑。

喔,我開始喜歡上hilife買東西了。


時間過去之後很多事情都會明白的。該留下來的會留下來,留不下來的東西就留不下來。時間可以幫我們解決很大部分。時間無法解決的事妳再去解決。

布魯斯威利在台上講解大樓包圍時的逃生技巧,妮可助教則在旁邊演練著。

我意興闌珊地跟同學在聊天,教室裡的人潮擠得空氣悶悶的。

實習時,在充滿紅外線的平地上奔跑著,一旦被紅外線感應到,像蜘蛛人中的綠妖所射的圓體飛鏢就會往我身上招呼。

這是夢。沒有意義。

人們用他們所需要的條件來找人才,而不是找人才來做人才適合的事。

曲所存者不在弦,所志者不在聲,內不得於心,外不應於器,故不敢發手而動弦。」

這是三月的某一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