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2009

塔可夫斯基拍立得攝影集

633

為什麼要留住時光呢?

內容簡介

塔可夫斯基在這本書裡,向我們展示了拍立得的最大潛能:他的影像,似乎在那一刻捕捉了永恆。

「塔可夫斯基經常思考時光流逝之道,而這正是他想要的:停住時光,即便是以這些快速的拍立得影像……這些影像留給我們一種神祕而詩意的感受,一種與事物永別的哀傷。彷彿是安德烈想要盡快將自身的愉悅傳遞給他人。它們是拿來分享的事物,而不只是使他那停住時光的心願成真的方法。那感覺像是,深情的惜別。」

安德烈.塔可夫斯基於1979-1984年間,在俄國及義大利拍下這60張拍立得。這一系列拍攝精巧的生活小品讓我們看到,這位導演不單是流動影像的大師,在捕捉靜止畫面上也同樣傑出。

第一部的相片攝於俄國,在塔可夫斯基的鄉間居所一帶,那曳長的陰影、晨霧間朦朧的樹影皆帶著熾熱哀愁,同時還有他妻子、兒子、愛犬的肖像,配上從他日後的日記裡摘錄出來的句子,畫面更添鄉愁。那些在義大利所拍的照片,則描繪了精緻細巧的靜物,及閃著微光的廢墟。

作者簡介

安德烈.塔可夫斯基(1932-1986)

他捕捉生命一如鏡像,一如夢境
俄國導演,也是影史上最偉大的導演之一,身兼作家及演員。
他一生只拍了七部電影,但每一部都讓他名留影史。

電影大師柏格曼曾說過:「竟然有人將我長久以來不知如何表達的種種都展現出來。我認為塔可夫斯基是最偉大的……他捕捉生命一如鏡像,一如夢境。」

他的電影裡面沒有「象徵」。他自己說的。

他說過,「過去」才是確定的、不變的,如同堆積起來的沙堆。
而「現在」,是流動的。時光流動的當下,什麼都抓不到。

70年代,拍立得剛問世,塔可夫斯基帶著這台僅能「一次性記錄」 的相機遊走。拍光影、拍樹的晨間霧氣圍繞間的朦朧,拍泛著微黃與 微藍的景色,拍他摯愛的家人。在一個婚禮上,老人拒絕了他的拍攝 :「為什麼要留住時光呢?」


不過,說實在的,這本書看第一次的時候,還真的看不出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

某些照片拍得是有如夢鏡沒錯,但還是不知道深奧在哪裡。

但就是有幾張的畫面,會留在腦海的某個角落,揮之不去。

再看了兩遍,總算在幾張相片看到了對我的啟發:故事

是的,我可以就他的一張照片就編出一個故事,或就一張照片想到拍攝時的前後景。

這真是個有趣的體認,我發現我很多的照片就是留住一個畫面罷了,就沒有聯想,也沒有故事。

拍得真好跟拍得有意思是有差距的。

我想起了柯錫杰說的:「要呈現美景本來就擁有的美,不難。要創造這美景在心中的影像,這才是功夫。」

是的,要拍出漂亮的照片很容易。但是,這樣的照片也很盲目。

我想,我還要再練習,才能拍出屬於「我自己」的照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