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2008

小摺 Life(6) 內湖到關渡


周末早上起來,不知道做什麼好,想說趁著女傭不在,厄,女王不在,就一個人騎著小摺晃晃吧。
照要從內湖基16號疏散門往北騎,一開始也沒想要騎到哪,想說累了就返程。
9:30,車道上已經有不少車隊,恰好遇上"華南保險"好像有舉辦什麼活動,一群紅車衣的人像螞蟻一樣,前面一小隊,後面一小隊,因為自我速度調配的關係,必須有技巧的一群一群的超越。
真是要命,這簡直像是騎著腳踏車的紅色沙丁魚群,為什麼非要選在這樣的時間這樣的地點舉辦這樣的活動呢?
抗議也沒有用,我想。這畢竟是個群居的社會。
螞蟻也好,沙丁魚也罷,既然上路了,就只能接受該接受的事了。
一直騎著,只是騎著,頭腦一開始像在迷宮似的,好像想著什麼事,卻又什麼事都無法正確的思考著。
天空中連一絲雲都沒有。不過天空還是天空。
過了雙溪橋之後,突然發現不見了紅色沙丁魚群,或許在什麼地方被捕獲了也說不定。
雙腳已經變成了自動化機械式地踩著踏板,所有的風景只是過客,通過,然後消失。
倒是經過這片芒草堆時,想起了年輕時在什麼地方看過風吹芒草搖曳的模樣,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不知道這群芒草在長出來時,能不能發個信給我,如果可以,我會再來看你們的。
從內湖到關渡,約莫 1小時20分,如果沒遇到沙丁魚的襲擊,我想可能會更快也說不定。
在關渡休息站那邊洗個臉,拉個筋,讓身體舒展舒展,考慮繼續往淡水殺去,或是折返。
胃考慮到中餐時間一個人在淡水也沒什麼好吃,加上雙腳也恐嚇著說,"若是騎到淡水,可不保證能讓你平安返家咧!",兩票對一票,真是民主的身體,往返吧!
回程的速度比想像中的快,畢竟看不到紅色沙丁魚了。
不過,腦子已經開始空白了,iPod中的音樂流進又流出,對於身體的力量還剩多少也無從估計,不知從哪來的神秘力量,源源不絕地供輸給雙腿,這好像不是我的身體似的。
為什麼還踩得動呢?為什麼還能加速呢?這簡直比出發時的狀況還好。
雙腿只是沉默,不做任何的回應,我望著天空,天空也是一樣地沉默。
不過在這沉默中,好像存在著某種啟示似的東西。
這樣騎著,就忘了自己身在哪裡,也不了解為什麼要不停地循環著鍊條,就只是騎著,忘了忘了忘了忘了忘了忘了忘了.......
在沒有多餘的意識回到家,沖個澡,吃些簡單的東西,意識就好像被人重擊,用鍊條拖到深深地海底沉睡去了。

嘿嘿!在網路上好不容易訂到的後貨架加貨包,也是這次出門試騎的動機之一。
有個包可以裝相機,跟隨身所需的物品,真是方便多了。
順便將茉莉的 T3 照放上來,買了很久,確只出門過2次的天藍T3,我想應該很blue吧。

2 則留言:

Lobby 蠟筆 提到...

想找伴的話可以找我喔

krilo 提到...

好啊!
只是你不要飆太快咧...ㄎ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