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5.2008

賣一次淫,可以幫助一名失學兒童; 當一回二奶,可以拯救一所希望小學

【轉貼】網路文章

殷彩霞死了,死前她是一名妓女,更確切的說,她是一名老師。

是當今中國當之無愧的老師。她用自己骯髒的身體,純潔了孩子的心靈。

一個妓女死了,所有的孩子哭著參加了她的追悼會,學校的國旗為她降了一半!

這名年僅21歲的美女教師的追悼會上,校長翻開殷彩霞的日記,當著孩子們的面老淚縱橫地朗讀起來,她這樣寫道:賣一次淫,可以幫助一名失學兒童;當一回二奶,可以拯救一所希望小學…


殷彩霞出生在甘肅省某縣的農村,在那個貧困的地方,村裡的其他姑娘,無論美醜,早就到南方沿海城市去打工掙錢了,每到春節,她們都會打扮得花枝招展,大包小包的提回來。

而殷彩霞高中畢業後沒這麼做,很多人都不理解,畢竟她的長相在村裡是數一數二的,為此,她的父親經常罵自己的女兒沒出息。

聽說當地一所民辦小學缺老師,她主動跟學校要求免費代課。因為她中學成績就很好,順利的通過了學校的文化考核,成為一名真正的民辦教師。

當殷彩霞第一次走進課堂的時候,孩子門譁然了,他們從未見過如此漂亮的女老師。從此,教室裡常常洋溢著孩子們的歡聲笑語。

說是教室,其實也就一遮風擋雨的茅草棚,樹杆埋成的牆,石板搭起的課桌,磚頭碼起的講臺,
最值錢的就是那塊用青磚砌起之後經打磨又刷了黑漆的黑板了,粉筆不夠用,常以石灰與泥巴代替。

就是在這樣條件下,殷彩霞教會孩子們認識了幾千個漢字,也教會了他們很多做人的道理。

一天夜裡刮大風,茅草棚蓋的學校屋頂被掀翻,黑板也被刮倒。第2天孩子們上學的時候各個不知道所措。

校長去找縣教育局長要錢結果無功而返。老校長晚上回來對殷彩霞說,局長說要你去才給。

從來沒有出過遠門、也沒有見過世面的殷彩霞怕把事情搞雜了,膽怯的步行10幾公里去了縣裡。

局長的辦公室裝修很豪華,牆上掛著很多錦旗,辦公桌黑裡透紅,可以照見人影,上面立著一面小國旗,椅子是皮的,好象擦了鞋油一樣光亮,比他的腦袋還要亮。局長見到殷彩霞,色咪咪聊了很多不著邊際的話。

直到天黑了,校長指著另外一扇門對她說,跟我過來拿錢。

當殷彩霞走進去的時候,她只看到了一張床,也就是在那張床上,她失去了她的第一次,確切地說,是局長奪走了她的第一次。

床單上留下了處子的血,那血,比掛在局長辦公室牆上的國旗還要紅。

殷彩霞沒有哭,因為,在眼前浮現的是孩子們沒有教室上課而可憐的望著她的眼神!

她連夜步行回到家裡,沒有跟任何人說起她的屈辱。

第二天,村民們自發來到學校,買了些材料把簡陋的教室重新搭建起來了。可遇到颳風下雨的日子,依然上不了課。

殷彩霞幾次跟孩子們說,縣裡不久將會來人給他們買磚頭蓋一所牢固的教室,在這半年裡,校長去縣城找了局長十幾趟,一分錢沒拿到。

只有他知道局長對殷彩霞做了些什麼,但他卻無能為力。新學期開始了,很少人交得起學費,能夠堅持來校上課的孩子越來越少了,他們都跟著父母放羊去了。殷彩霞內心感到了疼痛,為這些失學兒童而疼痛。

當殷彩霞知道孩子們的希望已經化為泡影的時候,她脫光了自己的衣服,對著鏡子暗暗發誓將用自己的身體去實現孩子們的上學夢。

在家鄉她知道那些花枝招展回來過年的姐妹們都是在外做批肉生意的。她明白那是一條賺錢的捷徑。

她洗了個澡,告別了校長、告別的父親,告別了那間千瘡百孔的茅草棚,紮著兩條麻花辮走向了繁華的大都市。

臨走的時候,父親笑了,校長哭了......

繁華都市的五顏六色並沒有給殷彩霞帶來一絲興奮,她眼裡始終浮現的是那間低矮茅草棚搭建的教室和孩子們渴望的目光。

她走進了一家髮廊,躺在了骯髒的床上,經受了人生的第二次蹂躪。那天,她在日記本上寫著:局長連個嫖客都不如。

殷彩霞是那幫姐妹裡最節儉的女孩。她從來不化妝,也從來不穿那些性感的衣服,她總愛紮著麻花辮,但她的生意卻總是最好的,她總是搶了其他妓女的飯碗,她也經常為此遭到妓女們的群毆。

鼻青臉腫之後,她會走向另一家髮廊,似乎只有在那粉色的燈光下她才可以看到希望。

看著嫖客們一張張邪惡的嘴臉,她似乎看到了孩子們天真的笑容,但她從來就不曾因此而流淚,因為,她是個老師。

她將自己的收入除去生活費之後,全部寄給了校長。校長按照殷彩霞的意思將她寄回的一筆筆嫖資全都用於改善小學的教學條件上。

有人問起那筆錢的來源,校長就說那是社會捐助的善款。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有一天終於從郵局傳來消息說那些 錢是殷 老師寄來的。

當地媒體得知這一消息後紛紛試圖採訪殷彩霞,但都被她婉言謝絕了,因為,她是個妓女。

有錢了,學校變了,第一個月,買了黑板,修了屋頂。第二個月,有了木制的課桌與板凳。第三個月,所有的孩子都有了課本。

第四個月,所有的孩子都有了紅領巾。第五個月,已經沒有孩子光著腳丫上課了。

第六個月,殷彩霞回來了。當孩子們看到她的時候,爭先恐後地叫她“ 殷老師…… 殷老師回來了…… 殷老師好漂亮啊……”。

看到孩子們激動的笑臉,殷彩霞哭了,這半年裡,多少的委屈和淚水,在她眼裡都那麼的有價值。

在家呆了幾天, 殷 老師又踏上了南下的路。

第七個月,有了操場。 第八個月,有了籃球。第九個月,有了新鉛筆。 第十個月,學校有了自己的國旗,孩子們每天都能夠在操場上看到國旗冉冉升起。

在第十一個月,一個房地產商堅持不用套,結果讓 殷 老師意外懷孕了,打完胎後, 殷 老師成了房地產商的二奶。

可那位包養她半年的房產商因為因近段時間深圳房價陡降而拋棄了她,一分錢沒付。

殷彩霞終於疲倦了,她想回家,她想回到孩子們的身邊,可她最大的夢想是為孩子們蓋上一間磚砌的教室,再為孩子們買上兩台電腦,因為這個夢想還沒實現,所以她只能回頭去苦苦哀求那位房產商。
房產商說沒錢,但可以為她介紹一筆大生意,一老外,願意出三千美元買她一夜。

想到幾年前的那陣大風,殷彩霞拖著疲憊的身軀爬上了老外的床。她發誓,過了那個晚上她就回到她久別的家鄉,回到她久別的課堂。

可就在那個晚上, 殷老師被三個外國人強姦致死。死前她才剛過完自己21歲的生日。

殷老師死了,她沒能完成她最後的夙願,那就是給孩子們蓋上一間磚砌的教室,再為孩子們買上兩台電腦 。

一個妓女死了,悄無聲息。深圳的天空還是那麼藍,官員們在豪華宴席上高談闊論,道路上行駛的高級轎車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興奮的人們滔滔不絕地談論著股票、房價和車市,還有電影、音樂和愛情。路邊親親我我戀愛的小青年們為了一點小事要死要活。
.........

可在此時,甘肅那個人們已經忘記了的小山村,正在舉行只有學生、老師和數百位沉痛的村民的追悼會。

追悼會上,人們看到殷彩霞的一張黑白照片,照片裡,她紮著兩個麻花辮,笑得如此單純。

校長翻開殷彩霞的日記,當著孩子們的面老淚縱橫地朗讀起來,她這樣寫道

賣一次淫,可以幫助一名失學兒童;當一回二奶,可以拯救一所希望小學…

學校的國旗降了一半。

或許,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為一個偉大的妓女而降的國旗。


多好感言:寫這篇文章,我整整哭了兩個小時。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歧視任何妓女,因為她們當中有一個殷彩霞。

真誠希望大家多轉載此文,貼滿各個論壇和空間.讓我們的父母官們看看,當他們在臺上高談闊論的時候,

當他們在酒桌前恍酬交錯的時候,當他們以權謀私的時候,當他們在臺上學習三個代表的時候,

多想想那個不是共產黨員的殷彩霞和萬千處於水深火熱的窮苦百姓。彩霞在那個世界在用哀求的眼神望著我們。

殷彩霞雖然身為妓女,但她比誰都活得高尚,比誰都活得有尊嚴。在人心冷漠、肉欲橫流之下,她給予孩子們的愛難道不是我們社會最可貴的“大愛”嗎?

殷彩霞帶著未完成的遺憾離開了這個世界,作為生者,我們理當完成彩霞的遺志,

在這個寒冷的冬天,多給千百萬窮苦的人們、多給社會奉獻我們的愛心和責任。

奉獻給大家這篇感人的故事,願我們每個人都能夠開心的生活,為社會多奉獻點愛心。

3 則留言:

雲遊俠 提到...

很感人
不過查了一下
似乎是假造的耶
http://edu.people.com.cn/BIG5/1053/6756368.html

krilo 提到...

是啊!

所以, 當故事看看就好......

JOAN 提到...

原來賺人熱淚的故事,是假的。白費了我珍貴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