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2008

酪梨壽司的日記:iPod是浴缸的弟弟

引用自酪梨壽司的日記:iPod是浴缸的弟弟 - 樂多日誌: "iPod是浴缸的弟弟"

「嘿,妳知道為什麼iPod的設計總是給人很乾淨的感覺?」我在MSN上考妹妹。

「為什麼?」
「因為它是浴缸的弟弟。」帶著近乎戰慄的興奮,我揭露這個石破天驚的大秘密。

有圖有真相,獻寶似地傳了一張iPod弟和浴缸兄的肩並肩合照給她。同樣的白淨肌膚長方臉,說他們沒有血緣關係誰相信。


「這是想學史努比和蠟筆小新的故事嗎?」不愧是談笑間強虜灰飛湮滅的我妹妹,對於剛發現的世紀身世之謎一點也不震驚,淡淡丟下一句。

「啊?」

「妳忘了喔?」妹妹很失望,好像我問了個笨問題。幸好我立刻想起來她指的是什麼。妹妹和我擁有許多詭異而瑣碎的共同記憶,史努比和蠟筆小新的故事就是其一。

約 莫十年前,1995年左右吧,以無厘頭「給我報報」專欄紅遍半邊天的盧郁佳,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上發表了一篇短文。故事是說,史努比年輕時在日本很風流, 回美國後某天在雜誌上看到長像酷似自己的蠟筆小新,卻又因為內咎不敢相認,只好一直暗中扮裝成一輛白色的March保護小新。有一天小新險遭車撞,史努比 假扮的March在千鈞一髮之際衝過去保護小新,傷重不治。

臨終前,史努比請人找小新見他最後一面。小新噙著眼淚問:「你是我的親生父親嗎?」

史努比心想,怎能讓小新知道自己是狗的兒子,只好耗盡最後一口真氣,說出善意的謊言:「不,你是蠶豆的兒子。」

多麼感人肺腑撼人心弦的親情倫理驚悚懸疑大悲劇啊,什麼花系列媳婦系列龍捲風霹靂火都立刻被比下去。重點是,這篇文章的標題,是「小亨利是花生的兒子」﹝註一﹞,可以再欠扁一點沒關係。品味獨特的壽司姊妹倆愛死了這個故事,一愛就愛了十年。

踢爆史努比和小新血緣關係的是盧郁佳,iPod是浴缸弟弟這個秘密,也不是我發現的,而是前兩天上品牌管理課時,一個應邀來賓
Luke Williams爆的料。路克是美國頂尖設計公司青蛙﹝Frog﹞的工業設計總監,他的簡報,是我讀MBA以來聽過最精采的演說。

路克的開場白,是他發現自從iPod紅翻天後,所有產品設計的客戶都指名要求要「iPod的質感」。每當他問客戶喜歡iPod的哪一點,得到的答案都是「它看起來很乾淨。」

路克的團隊很困擾,不知道蘋果到底施了什麼咒下了什麼蠱,讓消費者想到iPod就想到乾淨。

某天一大早,一名設計師衝進辦公室興奮大叫:「我知道為什麼大家都說iPod看起來很『乾淨』了!」

「為什麼?」路克問。

「今早我坐在馬桶上,注意到閃亮亮的白色陶瓷浴缸和洗手台,就領悟了,」設計師清清喉嚨:「大家認為iPod很乾淨,是因為它參考的是衛浴設備的設計!

經過三秒鐘的寂靜,青蛙設計公司的辦公室爆出狂笑。他們笑,並不是因為設計師是在馬桶上領悟這個大道理,也不是因為iPod跟浴缸原來是親兄弟。而是因為這些設計人都知道,iPod的設計師
Jonathan Ive,在到蘋果之前是在一家倫敦的設計顧問公司,擔任產品設計,尤其擅長衛浴設備﹝註二﹞!

難怪。這下不用DNA鑑定,也知道是誰的種。

路 克用這個故事引出他演講的主題,「藉由操控消費者心理強化品牌形象」。例如「紅燈停、綠燈行」的紅綠燈設計,就是因為人們對紅色的印象就是危險,綠色代表 安全。同樣的產品,只要使用不同材質和顏色,就能傳達給消費者完全不同的品牌形象。我們之所以下意識地將iPod和「乾淨」畫上等號,是因為它和大家每天 最常接觸的、代表「乾淨」的形象有密切連結;iPod Nano的黑色版本,也利用人們對「黑色、無接縫、光滑」=「科幻、未來」的習慣認知,成功塑造走在時尚前端的科技形象。

根據路克的說法,有些產品看起來廉價,其實都只是色彩和材質出了問題。所有設計人都知道,想要產品看起來高檔,要盡量使用低彩度的設計,白色是純淨,黑色是高貴。過飽和的色彩看起來很搶眼有趣,但多半只適合小朋友的玩具。

電影《落日殺神》﹝Collateral﹞中,湯姆克魯斯飾演的殺手為什麼穿著淺灰色的西裝?因為在色彩學中,淺灰色代表indifference﹝冷漠﹞。湯姆克魯斯的角色是對殺人無所謂的冷漠殺手,所以服裝設計師特別給他穿淺灰色。

為了證明人很容易被約定成俗的事物影響,路克在簡報中放了兩段超妙的影片。第一段是大導演庫柏力克的恐怖經典《鬼店》﹝Shining﹞
原版預告片,第二段是紐約某影像製作公司重新剪輯的remix版

原版預告片沒有台詞或人物,只有固定單機鏡頭照向長廊底端的紅門﹝或電梯?﹞,陰森詭異的弦樂和單調壓迫的金屬撞擊響起,接著鮮紅血水漫天蓋地從門內湧出,染紅了攝影機鏡頭,長廊上的沙發椅也被血水衝出鏡頭外…...

看完預告片,整間教室倒抽半口寒氣。

Remix 版預告片中,剪輯的都是鬼店的電影片段,卻搭配上輕快的公路類型電影音樂,還有典型輕喜劇的男性電影預告片配音員擔任劇情介紹,讓整部片變成了中年父親和 小男孩在互動中追尋自我的溫馨親情故事。原本曾被譯為「閃靈」的片名Shining,在remix版大概會被改譯成「托斯卡尼亞艷陽下」之類的吧。

當男配音員在預告片尾用愉快明亮的磁性嗓音說出「Shining」,全班笑翻。靠,remix這片的傢伙真是個天才。

就這麼簡單地改變色彩、材料、音樂、剪輯,甚至無須說謊﹝註三﹞,行銷和設計人就可以隨意操弄產品形象和定位,恐怖片變溫馨喜劇,浴缸iPod好兄弟,史努比小新March蠶豆一家親。這大概就是行銷讓人又愛又恨的原因吧。


【酪梨壽司碎碎唸】

Remix版的「鬼店」,是美國一個
有趣的影片剪輯比賽的得獎作品。參賽者必須重新剪輯經典電影,讓作品看起來像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鬼店的remix版是紐約一家後製公司PS260的作品,大概是我看過最專業的Kuso,只有無間道CD-Pro2版能跟它拼。建議大家無論如何一定要看一下。沒看過電影的人,可以先看這裡的中文劇情介紹和影評。

對路克演講內容有興趣的人,可以看一下他在Frog網站上的大作
The iPod and the Bathtub: Managing Perceptions through Design Language,雖然課堂上的簡報比文章豐富有趣,也更多產品和品牌的例子,這篇文章還是蠻有娛樂和啟發性的。

最後要提一下,第二張蠟筆小新March史努比排排站的親子圖,是壽司妹在百忙中特別合成的。像我們姊妹倆這麼無聊的人不多了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