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2006

東京奇譚集

「對我來說,只不過被某種不可思議的事打動而已。心想,這樣的事情,是真的會發生啊!」
                     ──村上春樹

最近真是出了太多新書了,本本精彩,讓我每天晚上都呆在家;像"世界是平的"、"大崩壞"、"日本動畫五天王"....

不過,還是村上的書可以讓我一口氣看完。
『東京奇譚集』


我最喜歡的是前兩篇:# 偶然的旅人
# 哈那雷灣

跟以前的短篇調調較相近,像是,開往中國的慢船、東尼瀧谷......,比起後來的"黑夜之後",我還是覺得,這次的短篇較有春上味道。

誠如傑‧魯賓在"聽見100%的村上春樹"說的,村上後期對於自己的"社會責任"有了明顯的意識,因此作品也逐漸的改變。

村上的演講中有提過:
「我 的風格總歸來說就是這樣:首先,我只在句子裡放進真正必要的意義,絕不多放;其次,文句必須具有韻律。這是我從音樂,尤其是爵士樂學來的。在爵士樂裡,能 容許即興演奏的節奏才是最好的韻律,這全靠基本功夫,要維持這種韻律,必須刪除 多餘的重量,這不是說要變成毫無重量,而只是除去非絕對必要的重量。你得把肥肉切掉。」

那麼,後來的作品到底有什麼不一樣呢?
嗯,這真是說來話長。(有機會再慢慢剖析)

可是簡單來說,小說家敘事的目的是為了帶出心裡的故事,經由某種說不出道理的過程,這些故事喚醒潛藏在每個讀者內心深處的故事。

這點村上的功利無庸置疑,可能,對他而言,後來的部分作品可能太即興,"真正必要的意義"也減少了,所以我也就看不到"內心深處的故事"。

不過,很高興的,我在『東京奇譚集』,我又再度聽到了熟悉的旋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