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2007

『大騙局』與政治人物

因為在博客來訂書的緣故,1/18書一出,晚上就到手,花了2天看完這本小說。

真的,好看!

先看看兩個書評:
一部精采的驚悚小說。故事架構龐大卻不失可信度,劇情開展速度令人眼花繚亂,場景令人信服,討人歡心與惹人討厭的角色也調配得恰到好處。丹.布朗以精密的科學資訊與軍事細節穿插其中,讓故事讀來更渾然天成。 ——《出版人週刊》

丹.布朗對科學著迷的個性對本書有很大的幫助,巧手讓地球科學與高科技武器嵌入政治野心與勾心鬥角的複雜故事中,巧妙地推演可信的情節,呈現給讀者的是驚爆連連、穿越異邦奇景而過的雲霄飛車之旅。 ——《書頁月刊》

簡單就是一本揉合高科技、政治的驚悚小說。
而且很多的高科技產品,確實我在科學人雜誌或是軍事雜誌中,都有看過的印象。讀起來讓我真的覺得可信度很高。

除了......呃,裡面的總統的品格 ...... 就太小說了些。

劇情的鋪陳安排,我覺得更勝之前的作品,他"刪去"的功夫更高明了些,之前的作品有些章節部分,總覺解釋太多。

這是一本好看的小說。

不過,讓我們來談談裡面的政治層面吧!!

為什麼要製造這般的『大』騙局呢?
所有的政治人物都只剩表演了嗎?

喔!讓我引用『南方朔』在電子報(『動作』這篇)所寫的片斷的文字吧(引用於「」)!!

「人們每天被大量的媒體訊息所穿過,很快地記得,但又更快地忘記。
實體世界已在媒體中被逐漸溶解,並被媒體所造成的「過現實」(Hyper-reality)所取代--所謂的「過現實」,指的是「比現實還更實體性的世界」。

舉例而言,目前我們所生活的世界上,任何事情設若媒體沒有報導,我們就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而任何問題祇要被媒體加油添醋的炒作,再怎麼虛構不實,人們立刻就會將它視為一等一的大事。
在這種「過現實」的媒體時代,離開了媒體即不再有任何意義。」

這實在是很可悲的事實,台灣的政客非常地清楚這樣的狀況,媒體不斷的配合洗腦,還有多少人事會思考的?

「當代的政治術語裡,特別強調政治的可看性,例如,政治人物或名流經常和「值得看的東西或場面壯觀的表演」(Spectacle),以及「劇本或情節」(Scenario)等相連,它所反映的,即是政治表演化的結果。而政治當然也因此而變成了另一種新的演藝事業。以前的政治人物必須著重思想的嚴謹一致,不能自我矛盾;而到了現在,政治已表演化,他們的言行遂變得更像演員一樣,隨時根據場景的需要而調整角色,是否邏輯一貫已不再重要。」

所以,會表演的就是好政客?

「於是,媒體時代的政客或名流,他們存在的意義,已不再是從前那種「立德」、「立功」、「立言」的舊價值,而是必須藉著不斷的動作和表演,讓自己占住媒體的版面或新聞的時段。由於有太多人都在搶版面和時段,於是,各種驚世駭俗的動作,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奇談怪論,或者煙視媚行的舉措,遂不斷地出現。
政治也就因而愈來愈像是一種「表演」,而不再是古典時代所謂的「志業」。」

「知識分子在一切皆表演化的時代,已完全無能為力,除了他們面對媚俗而有所畏懼之外,更重要的,乃是在媒體時代,由於大量的訊息已淹沒了一切,他們由於知識的怠惰,已不能用更大的努力,由訊息之海中去尋找意義,並據以做出新的批判與反省。

於是,面對大量的訊息,他們遂墜入到訊息的迷霧中,再也找不到意義。

當代思想家布希亞(Jean Baudriliard)即曾如此說道:
我們生存在一個愈來愈多訊息,但卻愈來愈少意義的世界裡,訊息已完全地摧毀了意義,或將意義中和掉了。
……當今的失去意義,當然和媒體,尤其是大眾媒體的將意義溶解有關。它使得政治及歷史的真實因而失去。」』

意義是一切的座標,當人們能夠理解意義,始能據以做出論證與批判,當意義消失,各種破碎的訊息,前言不搭後語的說話,以及機會式的表演不斷。

價值的錯亂和虛無當然也就成了不可避免的歸趨。」

唔,看來全世界的政客都是這麼回事,我們還能怎麼辦??

南方朔電子報
yahoo http://tw.letter.yahoo.com/one/old.php?letter_id=23716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