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2007

BABEL


上上周接連看了兩個跟babel有關的故事:火線交錯(電影)與巴別塔之犬(書)

不過要先了解「巴別塔(The Tower of Babel)」故事,否則較難了解這兩個故事真正想表達的意義。

巴別塔之犬:要瞭解你愛的那人,比教你的狗說話還難。

故事從一位語言學教授的妻子自樹上墬落開始。

現場的情況像是意外,但一些細微的線索卻讓教授覺得妻子可能是有意識地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不過倘若妻子真的選擇自我了斷,教授卻又想不起任何可能的因由。

事件發生的時候,只有妻子飼養的那頭羅德西亞脊背犬目擊了整個經過;教授不禁思索:倘若可以教這頭雌犬開口說話,也許,自己就能瞭解:在人生的最後幾分鐘,妻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火線交錯則是藉由一把槍,導出四個與溝通有關的故事。

這兩個故事當中隱藏著關於溝通與瞭解的主題:

深愛的人之間如何溝通?
作者與閱聽者之間如何溝通?
人類與動物之間如何溝通?
生與死之間如何溝通?
在無法表達語言的情況下如何溝通?(東京)
如何擁有歧視者溝通?
溝通的方式有哪幾種?
溝通的結果有沒有用?
我們成天進行的種種溝通,究竟有效、無效,亦或竟然是些相互地誤導?

這一部電影一本書,都相當有趣(可能火線交錯看起來沒那麼有趣)且讓人重新審視某些事。

溝通,很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