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2006

東尼瀧谷(Tony Takitani)

我沒想過村上的作品能被拍成電影,又被詮釋的如此貼切。

電影不長,75mins,反映了這只是村上的短篇傑作一樣。
[東尼瀧谷]也是我蠻喜歡的村上短篇之一,知道被拍成電影時,我滿心期待;看過之後,也相當滿意,導演確實將我心中的短篇,一幕幕合適的貼在畫面上。

電影的節奏相當緩慢,卻未令我感到一絲沉悶,加上阪本龍一的配樂,適時地補足情節切換的氣氛,除了Tone有些暗沉( 不過這才符合這部戲吧.),我相當喜歡這部戲的。



劇情簡介:改編自村上春樹的短篇小說,導演市川準把村上春樹小說中的「喪失感」和「孤獨感」表現一覽無遺。

插畫師東尼瀧谷(尾形一成)的母親早逝,父親是一個到處流浪的爵士樂手。他那充滿混血兒味道的名字,更令他成為同輩嘲笑的對象。既沒家庭又沒朋友的他,從小便被孤獨和寂寞包圍。

當他遇上了比他年輕15年的英子(宮澤理惠)時,兩人即墮入愛河並結為夫婦。溫暖的婚姻生活令東尼漸漸擺脫孤獨。

正當東尼以為這是他人生最幸福的時候,英子愛購買名牌服飾的習慣卻越來越失控,購得癖不斷蠶食二人的婚姻,更令英子失去性命。無法接受現實的東尼,找來一位與英子長得一樣的Hisako,並要她每天都穿上英子的衣服......



小說短句:

東尼瀧谷的人生依然如昔安靜而緩慢地過著。他想,我往後可能也不會結婚吧。

她簡直像要飛往遙遠世界的鳥,身上乘著特別的風一般,非常自然非常優美地穿上衣服。衣服也由於被她穿上身,而顯得像獲得了新的生命似的。


他有好一會兒還開不了口。黃昏降臨,一直到房間完全變成漆黑為止,他什麼也沒做,只是呆呆地坐在書桌面前。

在她考慮的期間,東尼瀧谷每天都喝著酒。工作都放了下來。孤獨突然變成重壓壓迫著他,使他感到苦悶。孤獨就像牢獄一樣,他想。只是我過去沒留意到而已。他以絕望的眼光繼續望著包圍著自己的牆壁的那種厚和冷。如果她說不結婚的話,我可能會就這樣死去也不一定。

「有時連妻子的臉都想不起來。但他有時會想起在那個房間裡看見妻子留下的衣服而流淚的陌生女子。那女孩沒有特徵的臉,陳舊的漆皮皮鞋,還有她安靜的嗚咽會 在記憶中甦醒過來。他並不想憶起這些事的。但它卻在不知不覺間甦醒過來。在很多事情都已經完全遺忘之後,不可思議地只有連名字都不記得的那個女孩的事還忘 不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