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2006

曾志朗、沈君山對談﹕探索專家的心智

這篇是"科學人"雜誌9月號的文章,看了之後心有戚戚焉,對於如何訓練人成為一個真正的專家,有了深刻的領悟。

以下節錄文章的內容:

在專業的領域中,我們可以看到有些人對於領域內的問題,解決得特別快;對問題的掌握,能夠針對當時的情境,很快的連結上問題的解答。

換句話說,這些人對於領域中的知識非常豐富,能夠掌握理論與事實的來龍去脈,快速解決問題。這樣的人,在該領域中就稱為專家


利用腦部造影,我們可以量測專家和生手的認知能量,如何測量?例如給予干擾。生手在干擾之下,注意力會分散,解決問題所花的時間會拉長。但是專家不一樣,面對干擾時,專家雖然會稍微停頓,但是很快就能夠專注,再回到問題上。

可以說,專家解決問題的過程變得自動化,也就是說不需要花什麼資源。觀察專家與生手在解決問題時腦部的活動,可以發現專家動得很少,而生手動得很多,因為生手必須在腦裡面動用很多迴路去尋找相關性。



專家看棋局 ,99%的可能下法可以去掉 ,因為那些都不含型態;但生手只能丟掉90%。相差9% ,就差很多。

專家的記憶重要嗎?要如何培訓專家的能力?

以往我們不了解,以為培養專家就是讓他了解該專業領域的知識,像音樂家或圍棋高手,因為記了很多樂譜或棋譜之類,所以成為專家。現在慢慢發現,記憶其實分 為很多種。像有兩種記憶,一種是歷程(process)記憶,專門負責如何計畫和執行,前者是經理,後者則是執行者。另一種是結構(structure) 記憶,指有結構、有含義的記憶。

現在我們已經了解,如果要訓練專家,先要知道程序上的記憶,然後便程序上的東西自動化,之後就心有餘力、不花資源,而把資源放在高層次的思考,去尋找意義。

也就是說,訓練一個專家,要讓他不停的看到各種型態(pattern),讓他們知道型態背後的意義、來龍去脈與可能的結果。所以訓練專家,就是歷程記憶先完成,使它變成自動化,接下來是加強專業領域中的內容與涵義,這屬於結構型記憶。



一人對多人下棋,這是專家和一般人最大的不同。
專家看棋局,一眼看過去,就知道該怎麼下,所以一點都不累。我問過林海峰對多人下棋的經驗,他站在多張棋桌圍成圈的中間,一桌桌下過去。他說這樣好累,不 是下棋累,是腿累!這是因為他的經驗和感覺,99%都不會錯,因此每盤棋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怎麼下了,用不著多少腦力。不過,下棋是跟對手角力,人都會犯 錯,要計算清楚,而且絕對正確,很難;但只要有信心,就會贏!

從認知科學來講,盲棋是很難的,因為眼睛看不見,完全要憑記憶來掌握棋局,除了要記得自己的棋步,還要記得對方的棋下在哪裡,這之間的關係變化無窮。

專家面對棋盤的可能變化,是有很豐富的知識的,他們往往能夠從棋子之間的相對應關係所帶來的型態,一眼就辨識出來,並知道對方心裡可能的打算。由於下盲棋時看不到棋盤,就特別需要用到認知系統中的「視覺心裏」(visual imagery)。

就像一個珠算高手到最後可以不用算盤,而在心裡面計算。他不是手在動,有時是眉毛在動,有時是鼻子在動,如果把他的手腳綁起來,他臀部就動起來了,也就是他們身體的某一部份與心象連結,一起動起來。

一人對多人的棋賽,專家是靠推論,因此不需要消耗太多腦部資源,不過仍然需要記住每一盤棋之前的棋步。雖然需要動用很多記憶的能量,但專家主要是靠推論與棋步的意義,所以心智不累,而是腿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