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2006

三月,空白之月。

沒有什麼想寫的事。
每天都是同樣一天的同樣反覆。如果不在什麼地方做個折疊記號分開的話,很可能會搞錯的那樣一天。

不過也試著想追求一點微小的奇蹟。像是由於某種細微的契機而可能導致根本上轉變也未可知之類的事情。
然而當然那東西並沒有來臨。

我繼續在習慣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