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2005

White Lion 懷念的青春歲月

今天在網路上看到一篇介紹White Lion的文章,看的我老淚縱橫,想起了我的青春,17歲的夏天......

"When The Children Cry" 是我老哥第一首推薦給我的White Lion的歌,那時我剛學吉他,ㄘㄨㄛˊ的很,一心想練一首驚天地泣鬼神的歌,來電電吉他社的學長。
剛巧老哥幫我介紹個人,教我這首歌,在苦練一個暑假後,這首歌我談得也跟原版有七分像了(-___-||| 我是認為很屌了,因為這首"名曲",不是那麼好彈的...),果然在開學後,著實在社團風光了一陣......

因為這樣的緣故吧,從此也喜歡了一陣子White Lion...



樂隊介紹:

在80年代的流行金屬大潮中,給樂隊起上一個能要歌迷們輕鬆記住的名 字也是這個樂隊成功的一部分,在這裏有很多樂隊將主唱的個人名字或藝名的一部分作為自己樂隊的名字,像我們已經說過的DOKKEN,BON JOVI,還有一部分則是選擇了一些兇猛但外表卻十分漂亮的動物名字,這些樂隊中以WHITE(白)作為合成詞的最多,像WHITE SNAKE,GREAT WHITE ,WHITE TIGER,WHITE WOLF,WHITE LION等等,曾有一段時間我被這諸多的白字輩流行金屬樂隊深深的吸引,發誓要收集其他們的所有唱片,可到現在還是沒有找到幾張,好了,說過題外話之後轉 入正題,我們來說說這支在POP METAL中能算上特別樂隊的WHITE LION(白獅)。


樂 隊最早要追訴到1982年,一位名為Mike Tramp 的小夥子懷著對金屬音樂的熱愛和對基督教的崇敬打算組建一支以歌頌基督教福聲的POP METAL樂隊,他早年居住在丹麥,基於那裏特殊的歷史文化和音樂環境使得在他腦海中的POP METAL形式完全不同於美式流行金屬,所以在他們的音樂中很少能聽到BLUES的音樂成份,更多的是有點半新古典溶合了歐式金屬的金屬樂,這在他們的編 曲和SOLO中能夠完全的體現出來,所以WHITE LION也是一支技術上十分過硬的一支,如果你是一個金屬樂的吉他SOLO狂熱者,那聽上一張他們的專輯絕對不會要你失望的。

當時的 Mike Tramp 剛剛從西班牙移居到了 Santa Monica,很快他就認識了吉他手 Vito Bratta,兩個人在音樂上的共鳴使得他們最終走到了一起,隨著貝斯手 Felix Robinson 和鼓手 Nicky Capozzi 的加入,WHITE LION的傳說就這樣的開始了。
雖然和一些老牌的POP METAL樂隊的音樂理念是不同的,但樂隊要走的道路卻都是一樣的,他們在參加一些小型的地下金屬演出的同時也以極高的熱情投入到自己作品的創作中,樂隊 的風格雖然是POP METAL但與很多同時期的金屬樂隊的思想是不同的,他們四個人都是忠實的基督教徒,所以歌詞中唱到的自然也與基督教的福因有關,在後來人們也為這種專門 傳唱教義的金屬樂隊起了一個和挪威兇神惡煞般的黑金屬們恰恰相反的名字---白金屬,同類的POP METAL樂隊還有STRYPER(銀河)。

為 了儘快解決生記的問題,他們找到了和 Elektra 公司,公司也表示對他們的音樂感興趣,於是他們便簽下了一紙合約,幾個年輕的小夥子興奮了,因為這樣的一步代表著他們的音樂道路又踏上了一個新的旅程,不 再作為一支地下樂隊,但後邊要發生的事情卻是沒人希望看到的。在簽約之後,他們開始著手準備錄製首張專輯《Fight To Survive》,但公司對新樂隊是十分苛刻的,緊緊給了他們很短是的進棚時間,但樂隊又想把他們的首張作得更精製一些,最後他們所用的棚時大大的超過了 公司的規定,Elektra對他們這樣的舉動十分的不滿,曾一度想解除他們的合約,但顧於他們音樂的可聽性,只是冷落了他們。最終《Fight To Survive》選在日本作為第一發行地,好東西自然會有人認可的,這張唱片一經發出,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就賣出了白金的好成績,但樂隊和公司的僵局還是無 法緩解,很多唱片公司都以為他們已經解除了約定,於是簽約合同如雪片般向他們飛來,樂隊最終選擇了著名的Atlantic 公司,但他們和Elektra的約定還屬有效期,樂隊成了加在中間的出氣筒,在這時樂隊的鼓手和BASS手也離開了樂隊,最後ANTHRAX的鼓手 Greg D Angelo和BASS手James Lomenzo加入樂隊,新人的加入給樂隊增加了新鮮的血液,他們在合同糾分中剛剛走出來就投入到第2張專輯的製作中,這就是流金史上永恆的名作 《PRIDE》(我是聽著這張唱片寫完的這篇文字)。

1987年,《PRIDE》和樂迷們見面了,這的確是一張到處都充滿了金屬活力的唱 片,完美的RIFF中穿插著流暢好聽的SOLO這也成為了他們的特點之一,整張專輯屬於陰柔一派的POP METAL。即使像BON JOVI這樣十分善於金屬柔情的樂隊,也不得不在採訪中說出對WHITE LION的尊敬,這張專輯的最後一首歌When The Children Cry取自反戰的題材,整首歌曲都是以原聲吉他伴奏僅僅在SOLO處加了一點失真,真是柔情中的柔情,這首歌也成為了WHITE LION最最暢銷了一首單曲。之後的巡演使得樂隊的知名度進一步的攀升,他們走到哪里,就會在那裏的雜誌或報紙上看到他們的消息。
漫長的巡演過後 他們投入到全新專輯的製作之中,1989年樂隊的第三張《Big Game》在期盼之中誕生,一經發出就在各大排行榜上搶盡了風頭,like Living On The Edge , Goin Home Tonight,Radar Love等都成為了排行榜上有名的歌曲,史上很少有樂隊的一張專輯的歌曲能夠同時爬上排行榜,這時的他們已經成了無愧的國際大牌樂隊,但這條道路上的堅辛 也只有他們四個知道。

不久樂隊又踏上了巡演的旅程,每到一處受到的掌聲歡呼聲都幾乎蓋過了他們的音樂聲。巡演結束後,他們又在不常的時間 內炮製出又一張經典的專輯《Mane Attraction》,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這張唱片的製作人是大名鼎鼎的Richie Zito,專輯的品質又上升了一個新的層次,8分多鐘的開頭曲Lights And Thunder又一次榜上有名,而且在這張專輯中吉他手 Vito Bratta 似乎找到了從未有過的超好狀態,淋漓盡至的吉他SOLO也成為了這張專輯的亮點。

世上的一切事情都是無法預知的,就在 WHITE LION剛剛結速新一輪的巡演之中, 吉他手James Lomenzo 和鼓手 Greg D Angelo 突然喧布離隊,這真的好像一場惡夢驚醒了鎂夢中的WHITE LION,但演出還得進行,樂隊只好找來了Tommy T-Bone Caradonna和 Jimmy De Grasso來臨時頂替一下他倆的空缺,但這事使得WHITE LION一撅不振,新的樂手又不能完全的勝任,不久這支有著10年輝惶傳說的樂隊就消聲匿跡了。

在樂隊解散之後,主唱Mike Tramp開始了個人演唱生涯,但反響卻再也不能與當時的白獅聖世相提並論,僅僅在98年發行了一張專輯就也消失在樂迷的視線之中,直到今天,還有不少 POP METAL合輯中收錄WHITE LION的精典歌曲,但他們的聲音卻像樂隊名字一樣成了金屬史上的一段神話。
(以上樂隊介紹轉自搖滾帝國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