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2005

Kings Of Convenience

是夏天,一陣清風吹來,和煦的陽光,帶著一份清新的味道。...

[Homesick]
I'll lose some sales and my boss won't be happy,
but I can't stop listening to the sound
of two soft voices
blended in perfection
from the reels of this record that I've found.
Every day there's a boy in the mirror asking me: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Finding all my previous motives
growing increasingly unclear.
I've traveled far and I've burned all the bridges
I believed as soon as I hit land
all the other options held before me,
would wither in the light of my plan.
So I'll lose some sales and my boss won't be happy,
but there's only one thing on my mind
searching boxes underneath the counter,
on a chance that on a tape I'd find:
a song for someone who needs somewhere to long for.
Homesick.
Because I no longer know where home is.
我將失去一些業務我的老闆會不高興
但我不能停止傾聽這兩個溫柔的聲音
我在磁帶的轉動中找到這完美的結合
每一天鏡子裏的男孩都在問我:
你在這裏做什麼?
我發現我最初的動機正漸漸變得模糊
我旅行得太遠並且越過所有的橋梁
我相信當我抵達這片土地
所有的困擾都將甩在我的身後
在我計劃的光亮中他們將枯萎
我將失去一些業務我的老闆會不高興
但在我心裏只有一件事
找到電腦下的行李箱
我偶然在磁帶上發現這句:
一首給那些渴望去某個地方的人的歌--思鄉病
因為我不再知道哪裡是家鄉

Erlend Oye(左)和Eirik Glambek Boe,兩個1975年出生的挪威人,16歲的時候在學校裏相遇。一起玩過樂隊(Forest in Norwegian),後來以兩人組合出現的時候就叫Kings Of Convenience。

Erlend Oye負責吉他和高音部,Eirik Glambek Boe負責吉他和低音部。兩把民謠琴,兩個溫暖的聲音,被稱為北歐版的Simon & Garfunkel。

他 們在2001年發行了首張專輯Quiet Is The New Loud後,他們的名字就一直與Belle & Sebastian、Badly Drown Boy、Matthew Jay、Elliott Smith、Turin Brakes..等樂手在一起,並被人直比為現代版的Simon & Garfunkel。

但之後他們除了發行了一張將Quiet Is The New Loud專輯重新混音的作品Versus外,Kings Of Convenience這個名字好像就不見了,團體間的約束彷彿就跟這著張專輯發行給鬆了開來。Erlend Oye 家鄉卑爾根搬到了柏林,轉向擁抱舞曲節奏,當起了DJ,還發行了滿是80氣息的個人專輯Unrest及一張DJ混音合輯DJ Kicks,Eirik Glambek Boe則留在故鄉,返回學校攻讀心理學學位。

是夏天,一陣清風吹來,和煦的陽光,帶著一份清新的味道。這可能是聽眾對這張經過18個月期待的第二張專輯Riot On An Empty Street的第一個印象,但對於Kings Of Convenience來說,卻是有著對"人"內心世界的觀點與想像。

「真 得很難解釋人們心裡到底在想什麼。」他這麼註解著專輯的內容,從專輯開場的Homesick、首支單曲Misread亦或是Gold In The Air Of Summer,隨著上張專輯的腳步,他們化身為說故事的人,用大家熟識的和諧音調,娓娓的訴說著他們對"人心"的描寫。

而有著80 年代Go Between風味的單曲I'd Rather Dance With You,在歌詞裡寫著"我有一整年沒有看過一本書,唯一看過的一部電影,我一點也不喜歡…。"「你的生活可以像本書或是部電影,我非常渴望去找尋日常生活 裡,如電影情節般的狀況。」。

另外,「Boe的歷任女朋友一直是我們樂團很重要的一個部份,」Oye還這麼地解釋,「他有一個曾經交往了兩年的女朋友,在那段時間裡他寫了很多的作品,讓我們有不少壓箱的作品。」而事實在也的確如此,因為Boe的新女友就出現在專輯的封面上。

沒有留言: